瑶台上,那些在之前不曾被陈禹打开过的禁地,在这一刻被陈禹全部解除封印,完全打开。

  一尊尊强大的,乃至于圣阶的妖兽抬起头,跃入虚空,妖气滚滚。一朝获得自有的它们撒起欢来,有一些还直扑王母宫这边,试图入主王母宫,继承西王母衣钵。

  然而,陈禹一个跨步,一座明易殿浮现,脚下虚空扭曲,瞬间横渡千万里,一拳砸去,一只强大的七阶冰玉鸾身躯爆开,发出凄厉的黎明后,血洒长空。

  陈禹再度跨步,身躯已至王母宫西北,抬手作剑,一剑斩开虚空,剑光变化无穷,蕴含着无数种剑意以及剑道剑印。

  一头七阶的黑蛟咆哮着,身躯翻滚,凶威滔天,却豁然被这一剑钻入身体之中,任其催动妖气,身躯仍不可避免地化成了血雨。

  圣兽的鲜血洒落在瑶台上,所落之处,精气外泄,草木顿时疯狂生长,一些低阶的妖兽争相雀跃,气息迅速变得强大。

  这还没完,下一个瞬间,在王母宫所有人以及妖族的注视下,陈禹已至千万里之外,一拳砸向地面。

  地上,一株巨大的藤蔓扩张,分裂出无数的青藤,遮天蔽日朝陈禹这一拳拦来。

  拳头之下,所有的藤蔓化作齑粉,浓郁到极点的勃勃生机以及木系灵气散逸出来。

  藤蔓收缩着,迅速钻入地下,如同地龙一样朝远处逃去。

  陈禹一个跨步,建木虚影化作通天巨木,将那藤蔓巨妖定住。

  紧接着陈禹一个翻掌,万灵印落下,那藤蔓在万灵印的镇压下燃烧起来,最后收缩成了一颗颗苍翠欲滴的玉种。

  将种子收起,陈禹忽吐气开声:“所有妖族,敢有不从,形神俱灭!”

  还有一尊尊刚刚脱困的巨妖遥望着虚空中的陈禹,不由自主低下头,缩回了自己的领地。

  这些巨妖还有不少,但慑于陈禹的可怕战力,不得不低头,放弃了对入主王母宫的觊觎……陈禹展现出的实力太可怕,尤其是斩杀的那一诛妖藤,那是出自瑶台园林的强大妖族,极诡异与强大,食取了园林中成熟的蟠桃,实力在他们这些巨妖之上。

  见所有妖族都低头臣服,陈禹才迈步走下虚空,回到了王母宫。

  他催动万灵印,王母宫七十二殿下涌出一道道本源灵气,将王母宫缭绕,整个王母宫顿时腾起重重禁制来,不可逾越。

  处在王母宫中的所有人神色剧震,朝陈禹汇聚而来。

  “今日起,唐珞为的王母宫新主!”陈禹回望一座座宝殿,凌霄与紫霄二殿在这时蓦地开始闭合,重新被封闭。

  唐珞微微一怔。

  陈禹又说道:“将消息传递出去,半年后,我在蜃云仙城讲法,天下人,无论正邪,无论出身,皆可来听!”

  言罢,他走入他所居的青云殿之中,不多时,一个个他熟悉的人相继走入殿中。

  夔神色复杂,说道:“少主?您这是准备踏上登仙古路了?”

  陈禹点头,说道:“还需烦请夔前辈继续守护瑶池,守护王母宫!”

  “此乃属下职责!”夔默然一下,“但属下想追随少主!”

  陈禹摆手,说道:“夔前辈,瑶池不能没有你的守护。昆仑墟以及此地,是王母娘娘以及我的后路所在,不容有失的,还请前辈看护,使瑶池的实力变得足够强,有更多的圣级强者时,再卸下肩头的职责!”

  夔有些无奈,躬身道:“属下谨奉少主之令!”

  这些年,夔的实力较之王母宫刚解封时也有所提升,如果带上他一起,确实是不小的助力。但陈禹必须留下他,否则唐珞怕是不能完全掌控王母宫,将来也恐要生出一些变数。

  其他人都在沉默,姜曼影笑得很勉强,说道:“小禹,那么我们呢?”

  陈禹眼里也浮现出一丝伤感,但终是说道:“你们都留下!”

  心底终究是有些不舍,然则,陈禹不会再因姜曼影她们缓下自己的脚步。

  已经出关的杜芷薇摇头,在这样的场合下却没多说什么。

  陈禹看着这里聚集的人,除了夔以及苏紫苑外,剩下的是青妖尊狐妖尊,许小容赵灵月,阿离,影魅君王,雷元以及林芷若素娴卿等龙门高层。

  可以说有资格来到这里的,全都是瑶池以及王母的核心人物了……这其中,阿离是赤顶离火鹤,实力不输给狐妖尊她们多少,雷元是上古雷猿,化形后身形魁梧,实力也很强大。

  然则,除了夔之外,终究还是缺少圣阶。

  陈禹双掌一翻,万灵印出现在手中,他示意唐珞上前来。

  唐珞摇摇头,并不愿意接受万灵印,但在陈禹催促的神色下,还是坐到了陈禹的面前。

  陈禹引着唐珞的纯阴之气注入万灵印,使纯阴之气流遍万灵印中每一个符文禁制,与自己的气息与烙印交织在一起,彼此融合。

  他们二人本是*道侣,彼此气息以及神念早已融合,借着此利,唐珞也可以掌控万灵印,发挥出万灵印现在的威能。至于日后能否更进一步发挥出更多威能,则是取决于唐珞自己。

  万灵印落在掌中,唐珞默然无语。

  “以后,唐珞便是瑶池之主!”陈禹又说了一遍,看向许小容,沉声道:“许小容!”

  “弟子在!”许小容上前跪在了地上。

  “你即刻启程前往龙门,着手接掌龙门,同时通告天下,本座在三个月后,将传龙门门主之位于你,到时四大宗可来观礼!”陈禹说道。

  许小容身躯一震,而后却是伏首于地,说道:“弟子实力才具均有限,担当不了此任,愿常伴师尊左右!”

  陈禹沉声道:“去吧,龙门与瑶池护卫表里,关乎昆仑墟以及世俗界日后兴盛,你必须做好!”

  “弟子遵命!”许小容缓缓起身,神色殊无喜意,反而神色凝重。

  陈禹又一一各自交代几句,让众女留下后,封闭了大殿。

  这一闭殿便是一个多月的时间,待这青云殿开启后,他带着唐珞以及众女飞起,一一踏足瑶台上被解禁的那些妖族领地。

  仅过去半个月的时间,瑶台上所有妖族全都臣服,其中那些圣阶的强大妖族各自恭敬奉上了一滴心头之血。

  这一滴心头之血都散发着澎湃的气息,却在陈禹手中一番处理后,全都成了控制它们的禁制手段,被唐珞收起。

  陈禹在凌霄殿之中,以西王母的视角经历数万载时光,神通手段已非任何人所能揣测。这一番手段,自是他为唐珞执掌瑶池所布的后手。

  三月之期很快来到,这段时日,龙门再现盛景,宾客云集,强者继于道。

  然则,龙门的一切依旧井井有条,在许小容以及韩真人等人的布置下,一切都被安排好。

  陈禹携着众人降临到了龙门主峰上。

  而后,当着昆仑墟无数修士的面,陈禹将龙门门主的印信以及法衣符绶交给许小容,在道童的服侍下当众穿上掌门法衣,戴上冠冕。

  而后,陈禹后退数步,拱手一礼,慌得许小容连忙还礼。

  “恭贺许门主继龙门门主位!”旁边的韩真人大声开口,声遍龙门内外。

  “恭贺许掌门继位……”山呼般的声音响起。

  大多数人都不明白陈禹退位让贤的缘由,只有几大宗的高层多少猜到了,看着陈禹的神色都显得很复杂。

  自此之后,陈禹退位,许小容成为龙门门主。

  而后,龙门大宴三日,各种珍馐以及仙酿流水般送上来。

  宴会结束后,在龙门后山,陈禹召开了会议,给龙门的高层修士一个交代,同时做出安排,给新任的门许小容撑腰。

  时至今日,近百年的时间发展后,龙门其实已是一个庞然大物,涌现了上百的元婴修士,这些修士因来历的不同分成几个部分,彼此间也有勾心斗角和争斗。这些陈禹都不会管,也不用担心许小容执掌不了。

  许小容现在也是元婴巅峰修士,且作为他的首徒,和瑶池那边的众多强者再熟悉不过,且手上还有陈禹赐下的圣器,其性情稳重,继任龙门门主是最适合的人选。

  接下来一段时日,陈禹对许小容以及陈璎赵灵月等几个亲传弟子,都是耳提面命,亲自指点了一番,又将自己所领悟的诸多功法以及修炼经验,以强大的神魂之力封存于一枚极品玉简中。

  剩下的时间,他和姜曼影戚菁菁纪子她们一起渡过,直至蜃云仙城讲法之日至。

  他让门下弟子开启了蜃云仙城,所有修士均得以入内,然则他施法之后,蜃气氤氲,使得所有进入者不敢妄动。

  就在观星台上,陈禹盘膝坐着,开始讲法以及阐述修行之道。

  诸多古老的经文一篇接着一篇从他口中念出,声音不大,却直指人心,烙印在每一个人的内心深处,过耳难忘。

  一道道神通的法门,也自他口中说出,精微精妙处尽显,并无隐瞒。

  他所说的每一句话,都蕴含着大道韵味,上古龙魂以及西王母千万年的经验以及领悟融于其中。

  无数修士听得如痴如醉。

  便是那些自瑶池中出来的强大妖族们,也都匍匐于地,听着陈禹这面向所有有志修行与超脱的讲道!

  这一讲道,陈禹似无停止之意,一直滔滔不绝,天花乱坠地讲了下去。

  时间流逝,随着陈禹阐述的各种大道精微越来越多,渐渐开始有修为太低的人类修士以及妖族坚持不住,不得不退出蜃云仙城。

  这些都是修为不济之辈,听到的内容越多,各种知识以及法门塞满了他们的神魂,他们的神魂无法消化以及领悟,变得头昏脑涨,脑容量无法再装下更多东西,之能退出去。否则,他们最后会落个神魂爆裂,变成白痴的下场!

  一个月之后,蜃云仙城剩下之人不过半数。

  两个月之后,蜃云仙城中剩下的都是金丹境以上的修士。

  三个月之后,蜃云仙城之中仅剩下元婴修士。

  而在半年之后,蜃云仙城中能留下之辈屈指可数,赫然只剩下了寥寥三十余人而已。

  陈禹一眼扫过去,只见这三十余人,均是现下昆仑墟中最强的一批修士或是妖族。

  而这些人中,瑶台与龙门修士或是妖族占据了一多半,除了夔与苏紫苑以及青奴外,他的伴侣以及弟子赫然都在列,除此之外还有出自瑶池中被解封妖族领地的白鼋妖王与明真妖王,这两位都是圣阶的存在,对王母宫态度恭敬。

  龙门中最顶尖那一批弟子也大多都在,如素娴卿林芷若以及姽婳等已晋升为长老的弟子。

  最后剩下的,则是幽抟姽念广法以及太一等其他四宗的强者,都是活了一大把年纪的存在。

  见陈禹讲法完毕,所有人朝陈禹躬身一礼,以示感激。

  陈禹长身而立,看一眼城外方向,神色间有那么一丝感慨。

  而后他收回了目光,朝剩下的这些人微微颔首,迅速捏了法诀。他一抖手,三十余枚蜃珠散开,蜃气如波涛涌动,绽放出神华来。

  在城外无数修士震撼目光的注视下,蜃云仙城被神光笼罩,猛然间浩瀚阵法禁制开启,缓缓飞起。

  所有人神色一惊。

  “诸位请坐!”陈禹示意所有人上观星台,说道:“诸位能听我讲道半年,均为昆仑墟的将来!”

  当然,事实也并非如此,姜曼影戚菁菁以及纪子三人,其实无法支撑到最后的,是陈禹刻意使她们留了下来。

  “不敢!”太一老道以及其他人纷纷拱手。

  陈禹摆摆手,示意众人稍安勿躁,说道:“此行并非是要让诸位随我离开,而是让诸位送我一程。而在此过程中,我有些话要交代诸位!”

  “陈道尊请讲!”太一等人对陈禹已是换了称呼,却是因这一番讲道半年,对他们好处太大,于他们有着传法之恩。他们又不敢称陈禹为师,因此称陈禹为道尊。

  “远古时代,曾有域外神魔降临,此等存在极为强大以及凶残,肆虐天下……”陈禹说着话,挥手间,蜃气凝聚,在其神念下化作了蜃境,显出远古时代西王母带着远古仙贤与域外神魔搏杀的场面。也演化出天魔主强大爆发时的有些片段。

  所有人神色凛然。

  陈禹将一些秘辛讲了一遍,才说道:“请诸位送我一程,便是要告诉诸位,无论是昆仑墟也好,还是世俗界也罢,都并不安全,依然面临着巨大的威胁!”

  众人其实也不算是意外,作为昆仑墟中实力最顶尖的存在,他们多少都进过蜃云仙城,在蜃云仙城中蜃影楼的壁画中也多少有过经历,有了心理准备。

  “现在,西王母与诸位圣杰先贤对此界的封印开始敞开,于是有了昆仑墟与世俗界的灵气渐盛!”陈禹说道:“然而,同样带来的也是时刻可能出现的危机。各位是昆仑墟中最顶尖的人物,此界的未来在你们手上!”

  所有人默然着,最后道一缓缓说道:“陈道尊,我们该怎么做?”

  “约法三章!”陈禹目光变得犀利,说道:“无论正邪,不得行恣意杀戮之事,不得刻意抹杀后辈修士,将来走出此界决不可透露此界信息!”

  这约法三章,是陈禹考虑过很久之事,目的是为了使昆仑墟的修真界形成一个还不错的氛围,使得瑶池的功法神通传播开后,后辈修士以及妖族能有更多的成长起来的机会。

  修真界中争斗是不可能避免的,陈禹立下这约法三章,是要将这种争斗局限在同辈之间。也就是说,将来的昆仑墟,年轻一辈可以竞争,可以彼此厮杀,但老一辈不能仗着活了大把的年纪就擅自出手。

  这一点陈禹其实有过很深的体会,当年他成长的时候,对他动过杀机,要趁他成长起来前抹杀他的不在少数。

  当然,这所谓的约法三章,也只是一个大致的章程,具体的,自有唐珞和许小容他们去完成。

  “敢不从命?”太一当先表态,笑道:“陈道尊讲法之后,昆仑墟将迎来天才辈出的盛事,诸宗门以及势力间,正当有秉持的理念以及规矩!”

  幽抟长吐一口气,说道:“虚冥宗谨遵陈道尊令谕!”

  其他人纷纷颔首,出言附和,便是两大妖王也表示会约束领地中的妖族。

  陈禹吩咐许小容回头完善章程,可明发天下。

  陈禹对此也还满意,让众人散去,各自在城中待下等待。

  姜曼影她们没有离去,坐在陈禹身边,一个个神色各异。

  陈禹一一注视着她们,和她们说着话,甚至还逗她们说笑,但她们都知蜃云仙城抵达木星后,陈禹就会踏上登仙古路离去,都是默然居多。

  就连神色一贯清冷的唐珞,眼底都有一些茫然。

  “不能带我们一起走?”许久后,陈璎忍不住问道,“父亲,我们的修为也已经很强,在昆仑墟中比我们强的也不是太多。我们一起离开,可以帮你!”

  陈禹摇头,“我已和你们说过,前路未知,便是王母娘娘也没有消息传回来,你们都得留下!”

  “陈禹,你答应过蜃仙的!”杜芷薇忍不住说道。

  陈禹却还是摇头。

  终于,空间变换收敛下来,木星瑰丽绚烂的云层出现在视线中,伴随着轰然巨响,蜃气散乱,蜃云仙城降临在了木星上。

  所有人又聚集了过来。

  陈禹打开了蜃云仙城,御空而行,朝登仙古路而去。

  施展法诀,登仙古路开始启动,夔以及其他人各自离开,在远处看着登仙古路开启。

  唐珞,姜曼影陈璎她们不肯离去。

  在开始扭曲变幻的空间中,陈禹注视着她们,似要将她们的面容一一牢记于心。

  随着阵法启动越发迅速,空间变化越来越多,而几女依旧不肯离去。陈禹轻叹一声,长袖一卷,滔滔法力化作无形的网,将她们全都束缚在内,将她们卷起,送出了火山之内。

  “许小容!”

  “弟子在!”许小容急忙靠近火山。

  “将你的师娘们看好,不得许她们靠近!”陈禹以法相将陈璎以及几女送向远处千万里之外,下令道。

  “弟子遵命!”许小容恭声答应,招呼其他人看住登仙古路其他方向。

  陈禹给许小容传音,“你唐珞师娘知道开启登仙古路之法门,以后有人突破合道境,可开古路。其他任何时候,均不得开启古路!”

  “弟子遵命!”许小容回答着,只见阵法的波动越发猛烈,地下灵脉汇聚所带来的能量正极限压缩,神光已经冲霄而起。

  眼看着师尊要传送离去,许小容眼底变得有些湿润。

  “师尊!”他的身边,赵灵月忍不住大喊。

  “他日我未必不会重回此界,不必做儿女态!”陈禹的声音在这时也开始扭曲,含糊不清。

  下一个瞬间,神光冲霄而起,惊鸿一瞥间,她们二人看到陈禹的身影一闪而逝。

  “陈禹!”尖厉的怒喝中,姜曼影急速掠来,直扑这一道传送的神光,夔一闪身,将姜曼影给挡下。

  “陈君!”

  “混蛋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纪子和戚菁菁飞来,也被挡住了,无法靠近。

  唐珞飘在虚空中,神色倒是平静,但眼神坚定。

  神光冲入星光中,拖曳着的尾焰如同一条古路,很快变成一个点,被云层遮住不可见。

  古路的能量波动与阵法禁制开始收敛沉寂,在此过程中,有不少符文赫然逆转着,将古路的坐标改变!

  木星上,众人默然而立着,许久无言。

  而此刻的陈禹,他感觉到无数星光不知从何而来,汇聚在脚下,确实形同古路,而他在空间的变化中于古路上飞驰着,偶尔前方会出现扭曲的星影,似乎分出岔路……对此已有准备的他,并未丝毫停顿。

  这条古路的尽头,是他早已设定好的荒界,和西王母选择的洪界不同,和蜃仙选的原界也不一样。

  但古路的尽头会是什么,在踏出古路之前,陈禹也是毫无所知。

  只有在西王母的记忆中得到的关于四界的种种了解,三千余年过去,想必也有那么一点过时。

  但又如何?这条路终是要踏足,也终是要追求更强的力量,追求修仙的长生与超脱,为自己所来的地球以及太阳系乃至银河系寻一个出路,守住这一片星域的平静与安宁!

  ……

  (全书完,还会有一篇后记!)

  

章节目录

透视龙魂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世代杀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世代杀猪并收藏透视龙魂在都市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