元皇对梵天的赞美声刚落,两道身影出现在元皇近前,敖蕊跟白无双伫立在元皇两侧,白无双一脸清愁,双眼盈泪,发出哀怨声:“为什么?”

  元皇收回目光望着白无双,意味深长的说道:“他为了保护你们,所以没有见你们!”

  “那他为什么见你?”白无双柳眉轻蹙,疑惑的目光望着元皇问道。

  饶是内心强大的元皇,被白无双突如其来的一句问话,给问愣住了!尴尬的俏脸羞红,不安的搓弄着玉手,干笑道:“可能在梵天眼里我是女汉子,不需要保护吧!”

  元皇说完以后,细细琢磨一下,她这句话是用来敷衍白无双,或许在梵天眼里她就是一个女汉子吧!想到此处,元皇一脑门黑线!

  白无双美眸闪烁着古怪之色,在元皇身上来回游走,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伟大的元皇出糗,样子好可爱!

  这时,远处天空传来老代的急促声:“全部闪退,这是九重真命道火!”三位美女目光纷纷向远处天空望去,就见天兵天将身影快速闪动,一瞬,消失不见,却见玄武帝君脑门燃烧着透明的火焰,而玄武帝君呲牙咧嘴大喊大叫:“太上圣尊道祖

  为我报仇……”

  老代皱着眉头望着玄武帝君被九重真命道火吞噬,虽然他先前猜到了梵天可能用九重真命道火灭杀玄武帝君,可当他亲眼所见,还是心中一惊。

  老代神识一扫,白帝城已经失去了梵天的身影,他心里感叹,东皇太一跟梵天的交情还真不浅,用生死之交来形容也不为过!

  正如老代所料,梵天能顺利离开白帝城,一切都要归功于东皇太一。原来东皇太一跟道天童子一直在白帝城暗中观望,从梵天很拉风的出场,到杀死玄武帝君整个过程,梵天始终保持着淡然,这让东皇太一很是敬佩,同时也在思索梵天这

  小子到底有啥底牌?敢连续杀两位帝君,这分明是找死的节奏!

  东皇太一跟道天童子比谁都清楚,梵天闯了大祸,别说想要活命啦!在他们眼里梵天现在不过就是有一口气在吊着,除此之外,跟死人没啥区别。在梵天取下玄武帝君人头后,东皇太一还满脸得意洋洋的瞥了眼道天童子,见他清秀的小脸一片惨白,心里顿时明白道天童子是在担忧,梵天会报他一掌之仇,随即笑道

  :“小崽子别担心,梵天是我磕头兄弟,我跟他过句话……你信不信他能把你拉到酒桌一起坐下!”道天童子眨巴眨巴眼睛,他心里哀叹,早知道万界如此混乱,打死他也不会来趟浑水!在他眼里,梵无尘是活祖宗,东皇太一是活爹,一个老谋深算,一个不按照套路出

  牌!前者还好,后者做事实在是不靠谱!道天童子可是人小鬼大,他早就看明白了,梵天能有恃无恐,都是因为东皇太一跟他是结拜兄弟。道天童子太了解东皇太一的性子,那是一条道跑到黑的主儿,他要叼个屎橛子,你给他大饼子他都不换!道天童子心里寻思,我得给提个醒,将来面对梵天的时候,他也

  有嗑唠!眼珠一转,计上心头,他对东皇太一挑了一个大拇指,赞叹道:“太师叔,我谁都不佩服,我就佩服你!仗剑天涯行,结交满界天,义薄云天……不过……”

  东皇太一被道天童子吹捧的心里特舒服,道天童子的赞美声卡住了,他都没有多想,随口问道:“不过什么?”

  道天童子小眼珠转了转,压低声音,煞有其事的说道:“太师叔,你可听过一句话?”

  “什么话?说!”“相识满天下,知己能几人,相逢好似初相识,到老终无怨恨心!”道天童子见东皇太一眉头深锁,知道太师叔明白他的话中意,是在思索该不该插手梵天的事儿!他见欠

  点火候,急声道:“太师叔,我看梵天他能顺利逃离白帝城,他最大的依仗就是你啊,你可别……糊涂……稀里糊涂……一时大意,酿成悔恨!”

  道天童子想说你可别装糊涂,觉得有些不妥,这才卡过去。东皇太一真不想插手梵天的事儿,不是他怕玄道圣门,牵连太大,帮助梵天逃离白帝城,无非就是跟玄道圣门站在对立面了!可他细细一想,本来也没有站在一面,要是

  不出手,道天童子还瞪着小眼睛盯着看呢!万一要是传出去,他见死不救,一世英名,毁于旦夕!

  东皇太一也明白道天童子的小心思,也没有揭穿,硬着头皮,大手一挥,大包大揽,底气十足道:“必须的!”

  果然如道天童子所料,梵天走出帝宫时,就发出了召唤的讯号,东皇太一这才跟道天童子一起现身宫门前,施展神通,带梵天瞬间离开白帝城。

  东皇城外的城墙之下有四个身影,三大一小,分别是东皇太一和道天童子,还有东皇,另外一位,当然就是梵天。

  梵天叉开双腿,坐在青石上,架着胳膊,抽着香烟,撩起眼皮望着东皇太一,他皮笑肉不笑的说道:“谢谢啦!”

  “少跟我扯犊子!”东皇太一为之气结,梵天这哪里是道谢,分明是在讥笑他,面对着梵天有种被耍弄的感觉,这让他很不舒服。梵天目光扫向道天童子,他不明白东皇太一怎么会跟这小崽子混到一起了?刚要说话,就听东皇太一说道:“你瞅啥啊?要不是他给我提醒,我能现身白帝城把你救出来吗

  ?你别不分好赖人!”

  梵天哪有闲工夫跟道天童子扯犊子,他目光望着东皇太一,发出低沉的声音:“老哥,最后再送我一程!”

  “你跟我说实话,玄武帝君到底死没死透?”东皇太一满脸凝重之色,郑重问道。

  梵天深吸一口香烟,展开双臂,舒展懒腰,发出懒散的声音:“掐时间,现在元神已经化为灰烬了!”

  东皇太一嘎巴嘴说不出话来,瞅瞅道天童子,又看看爱徒东皇,有些气恼的说道:“我就知道他做事……干净利索!”

  东皇跟道天童子有些哭笑不跌,这是赞美还是气恼?

  东皇太一抬头望眼苍穹,然后双眼盯着梵天,急声道:“我现在送你离开万界,你要去哪里?赶快说,要是再晚一会,我就算想送你走都送不走了!”

  梵天抬眼望天空一看,他明白东皇太一的意思,界壁正在加固,看来是有大人物试图封印万界天!此时的梵天才心生危机感,也真正的意识到,他闯了滔天大祸!

  尽管如此,梵天都没有一丝惊慌,这让道天童子跟东皇着实佩服!

  “送我去天水圣界!”梵天弹飞烟蒂,缓缓站起身,对着东皇太一说道。东皇太一也没有多想,急声道:“你脑袋坏掉了,你不趁现在有机会离开万界,你去龙族地盘干啥?那是躲灾藏祸的地方吗?你赶快回到世俗界隐姓埋名,这是你唯一的出

  路,玄道圣门就是再手眼通天,他们也不会跑到世俗界去追杀你!”

  梵天哪里知道玄道圣门为何不会去世俗界追杀他,在他追问下,道天童子为梵天讲解了原因。

  九重天下,天地人为三界,天地根在中间!上擎天,下拄地,当中出圣贤。

  天有九重,地有九幽,人界九州。

  万界众生,唯人最灵,人之九窍通九州府灵精气。

  佛曰:六道众生,为人最灵,最能修成正果!

  天外诸圣门禁令,门下弟子,诸天万界之中,唯独世俗界不可造次,不能施展神通,不管你伤没伤天地根,只要施展神通,违令者杀无赦,灭十族!

  世人都通晓灭九族,怎么冒出个十族呢?

  违令者九族要灭,死去的亲属不管是投胎未投胎的,都要通通灭掉!

  梵天执意要去天水圣界,东皇太一也没办法!再耽误一会儿,估计想要送梵天去天水圣界都困难了,只好随了梵天心愿!

  送走了梵天,东皇太一左顾右盼,问东皇跟道天童子:“你们谁知道梵天在生死关头,不赶紧逃命,他为何要跑去天水圣界?”

  道天童子脑袋像拨浪鼓似的,一问三不知。

  东皇沉吟片刻,给师尊一个满意的答复:“天哥有一个保护的姑娘,在天水圣界陨落了!陨落之地,化为荒海……荒海禁地,擅闯者死!”

  东皇太一满脸疑惑,眉头深锁,瞪着眼珠子左顾右盼,发出疑惑的声音:“他脑袋进水了?自己小命都快没了,还不赶快跑路,却去祭拜一个死人?”

  道天童子晃悠着小脑袋,依然是一问三不知,说道:“太师叔没啥事儿,我就先回去了!”

  “回去?”东皇太一抬头望天空,一道玄灵圣光在界壁上闪过,他旋即苦笑道:“想要离开万界,就连我也避不开一些麻烦!”

  东皇太一坐在梵天刚才坐过的青石上,对东皇太一说道:“暂时万界天被封印,既然走不了,就听听天哥跟那个姑娘的故事!”

  道天童子想摆脱东皇太一,结果没有成功,只好乖乖的蹲在东皇太一左边,听东皇讲天哥跟唐果的故事!

  东皇不是一个说三道四的人,他哪里会讲故事!见师尊兴致勃勃,他没有办法,只好从储备法器里拿出一本书,书的内容记载着梵天的详细履历!东皇朗诵,东皇太一跟道天童子竖着耳朵听,开始道天童子还提不起精神来,有些心不在焉,可是当他听到梵天大战道天童子的时候,听出了兴趣,心无旁骛,一心听书。

  

章节目录

校花的灵王保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碧游老仙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碧游老仙并收藏校花的灵王保镖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