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天蒙蒙亮,一些朝臣府中就准备好马车,负责教导选秀礼仪的宫女,有些更是头天晚上就到了城里送选秀女的大臣府中。

  “董晴姑姑,给你添麻烦了,让你亲自跑一趟,接下来的事情就拜托了。”少傅府大门里,不修边幅披头散发的刘道明,将一个装了翡翠镯子的红绒盒,交到了一名年轻宫女的手中。

  “少傅大人,这可使不得,太贵重了,奴婢不敢收。”年轻宫女打开绒盒,看到里面手镯翠色极佳,连忙推却道。

  “哈哈~~~董晴姑姑也太谦虚了,现在常莎姑姑退了下去,御前也就是你了,更何况你家姑祖母董姿我也相熟,当初锦绣系的时候,她在娱乐经纪公司可是相当出众的,锦绣女生组合很火,要不是后来停电,你姑姑那也是大明星了。”刘道明笑着对年轻宫女道。

  “姑祖母也经常提起刘大人。”

  年轻宫女笑着对刘道明行礼,有着交好之意。

  “刘宁的实际情况,我已经向皇上说完了,姑姑还请放心。”刘道明嘿嘿笑语道。

  “除了皇上之外,奴婢不会对任何人提起,少傅大人也可以放心。”年轻宫女识相收了绒盒,略有深意笑道。

  “刘策,好好送董晴姑姑,你以后若是能得董晴姑姑指点一二,也够受用的了。”刘道明对长子刘策示意道。

  “少傅大人折煞奴婢了,时间也不早了,还真是得回去了。”年轻宫女礼貌同刘道明告别。

  好一会儿,直到马车离去,刘策才回来。

  “父亲,你是不是太捧着那个董晴了?”刘策有所异议,小声言语道。

  “要不说你什么都不懂,御前伺候的人交好都来不及,岂能得罪,你看那些阉臣与宫女是奴婢奴才,同样是为奴,那也得看给谁为奴,是分三六九等的,就像那常莎,小姑娘的时候就跟着皇上,谁敢小觑,当初锦绣系的时候,别说各个集团,在总部都是重量级人物,说一句话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,就是老了,前朝后宫也没有敢得罪的,一个翡翠镯子算什么,你敬着她,她会记着,能哄高兴有何乐而不为?”刘道明放荡一笑,转身散漫走了回去。

  “父亲觉得刘宁能中选吗?”

  刘策很是关心追问,有着想捡漏之意。

  “她必能中选,论姿容,宁儿是一等一的,最为重要的,还是她体质与常人不同,这次选秀一定很特别,秀女的资质很重要,没有盛年永驻的可能,即便留在宫中,也难有以后,别说想要得宠了,见皇上一面都难。”刘道明看得很通透。

  “对了,皇上年前提到了兽灾之事,这是一个机会,近来外面对野兽妖灵化的传言也不少,你好好打听打听,一些山脉之中,有什么奇异的野兽,如果能确定,聘请有经验的猎人去摸底。”刘道明想起了什么,对刘策交代道。

  “皇上说要派兵清缴吗?”

  对于深山老林,刘策是有些畏惧的。

  “那倒没有,不过要成立猎人公会、冒险者公会,以及佣兵公会了,看这个架势,是要放开一些江湖风气的限制,并加以利用。”刘道明有所思量道。

  “以前管制的那么严,若是没有特殊理由,持武器在街上晃都会被秘密逮捕,现在倒是有所松动了。”刘策对于外面的情况,还算是有所了解。

  “现在也严,关键是看这些江湖人士,能给王朝带来什么,会不会被王朝所用,治理这些江湖门派可是一个很好的差事。”刘道明人老心不老,阴险笑语道。

  不同于少傅府有御前姑姑前来,一些在外地朝臣家中的选秀女子,则多是住在城东的宾礼馆中,提前几天就已经过来,宫中的教导姑姑,也不是单独教导,而是进行抓大帮。

  一大早,众多秀女所乘坐的马车,就络绎不绝前往皇宫的永安门。

  “今年的秀女,标致的不少!”

  名为米学梅的管事姑姑,在永安门外小声笑语感叹道。

  “时间差不多了,带着走侧门入宫吧。”

  另一名年轻宫女看着足有两百的秀女,不敢怠慢道。

  “各位秀女都排好队伍,按照家中在朝之人的官位顺序站好,入宫之后尽量要保持礼仪,秀女初甄选,是在尚仪局中,若是通过甄选,各位秀女将在六尚局度过一个月的时间,学习宫廷礼仪与事务,只有剩下的人,才能进行殿选。”年轻宫女欧玲,对众多秀女安排道。

  尚仪局的甄选,因为之前就已经告诉了一些秀女,所以年轻宫女的说法,倒也算不得让人太吃惊。

  尚仪局只是来了一个上了岁数的掌使,在宫中仅仅算是八品女官。

  “那个姑姑看着不太好相处!”

  对于上了岁数拉拉着脸的女官,排位靠前的一名少女,只觉得接下来的一个月,恐怕会很难熬。

  “宫里不比外边,可不管你们家中长辈的官有多大,尚仪局奉太后之命,操办选秀事宜,秀女入宫在没留用期间,只是初人,别说是小主,连宫女都算不上,未来就算你们留用,也别抱一朝展翅高飞的不切实际幻想。”尚仪局上了岁数的掌使,毫不客气对众多秀女道。

  “这个姑姑好凶……”

  有的秀女似是没料到这番情形,用极小声道。

  “别当我岁数大了听不到,以后叫我崔掌使,我不是你们的姑姑,本来秀女多是要自小进宫培养,此次皇宫选秀,定在十八岁到二十岁之间,就是因为皇上不喜欢不懂事的,你们最好别有不上道的表现,否则受到宫中刑罚,有你们哭的时候。”老女官说话极狠,似乎也不怕哪个秀女有出头的一日。

  “好厉害的嬷嬷!”

  排在队伍后面,小门第送来的秀女,忍不住小声惊语道。

  “这尚仪局的掌使,虽然只是八品女官,可是背后站着的却是太后和皇后,一旦让她抓到错处,必然是罚的理直气壮!”排位靠前,吏部尚书府中送出的秀女,心中倒是明亮。

  “宫里规矩多,真正的主子也在关注着,你们都好自为之吧。”上了岁数的掌使,大声给众多秀女丢了一句话,旋即则是带秀女入宫。

  “这就是皇家之人住的地方吗?”

  哪怕是大家族出来的秀女,进宫走了一段,也不免感叹皇宫大气磅礴之中,不乏精雕细琢。

  各宫的宫墙辉宏,里面的大殿与楼阁浮现,这在大臣的府中是很难看到的,哪怕是像刘道明的少傅府,建造的比较奢华,也不过就有一座小殿,这倒不是建不起,而是怕让人参奏奢靡、大不敬。

  “这皇宫可真美!”

  多是第一次进宫的秀女们,没走多长时间就花了眼。

  也只有一些家世不凡的秀女知道,这秀古城的皇宫,是近代前史之时就已经修建的,一事一物都体现着近代前史与古代艺术的结合,相当的精致富有美感。

  “这皇宫就是一个自成体系的小社会,六尚二十四司,负责和掌管的事务之多,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学习,实在是太困难了!”秀女刘宁其实早在得知要在六尚学习礼仪与事务的时候,就已经意识到,踏入宫门的这一刻,选拔与竞争就开始了。

  一些大家族送出来的秀女,多少都能有些共识,想要在此次选秀中脱颖而出,姿色、能力、才情,那是缺一不可,否则想要挨过六尚的初选,恐怕都不容易。

  就在众多秀女心中忐忑、期待,以及不知所措多种复杂心情交织之际,皇宫中却多了好几名没有参加选秀的主子。

  淑褔宫中,林欣蕊笑着将封册递给了纪可颐,对她有着非常认可的意思。

  不同于宋姝几女,在锦绣系的时候,纪可颐就住在林欣蕊的别墅,极为的听话懂事乖巧,而林欣蕊也将她当成女儿来养。

  “这么多年过去了,时至今日终于有了一个结果,只是不知道这个结果,对你和其她人而言,是不是一件好事!”林欣蕊更多是感叹,而没有道喜的意思。

  “皇上待我很好,当初我在盲人按摩馆给人按摩,生活都很困难,如果不是他,我也不会有今天……”纪可颐却是娇羞与激动,将封册贴在胸前,好像是等了很长时间。

  “这几年锦绣系的老臣,逝去的太多了,世道也乱,以前锦绣系的主管和高管重不重要?可是在时间的流逝中,也是人死无声,曾经重要的那些人,现在也都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,他顾不过来,这眼瞅着后宫的人又要多起来了,我只是担心,你们有一天也终将落得个沉寂,你们看似盛年不老,可人真的能长生不老吗?落寞来的只不过是早一天晚一天,其实你们也都老了,只是姿容不显而已。”林欣蕊看得很是透彻。

  “不管别人如何,能跟着他,在他身边我就满足了。”纪可颐打开封册道。

  “赵苗如今进了一步,位尊皇贵妃,而曲婷则是晋为贵妃,抛去她们两个,你可是四妃之一,这个时候,相信姚芳和周薇也收到了封册,周海燕没排上,她和白秀是嫔位,且不说在宫里,他的思想中,本就是阶级观念甚重,讲究尊卑有别,现在你的封号而有了,同关玉娇她们比也不差,皇上说纪代表了纪元和开端,所以赐了一个黎字做封号,喻指前路光明灿烂。”林欣蕊笑着对纪可颐道。

  

章节目录

女神的贴身经纪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遥忆昔年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遥忆昔年并收藏女神的贴身经纪人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