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们说话之间,十二名忍者已停在周围房上。

  这时,樱木彰的声音又从包围圈外响起:

  “你们都听着,那个小子死伤不论,但是都要小心,尽量不要伤了小姐!”

  他言下之意,凌随风必死,而萧劲草也并非必留。

  忍者们开始还有些忌惮误伤了小草。听到这句话,他们便纷纷摩拳擦掌,发出岛国人特有的奸邪浪笑:“支那人,你死定了!”

  十二人齐声而动,卷得笠间小筑上空风云突变,犹如满天乌云雷暴压顶而来。

  而这时,四周也随着刮起几股狂乱的邪风,南北不分地催逼着院内所有的花草树木。一时间,满眼的尘沙滚滚,碎叶纷飞。

  圈外的人也没见过这般场面,几个人失声大叫起来,仿佛世界末日之将至。

  那沙尘风暴卷裹着浓重的死亡的气息。风暴之中,四面传来十二个声音,每个声音都在说着同样的话:

  “支那人,你休想活着离开这里……”

  凌随风就在那风暴的中心,身后是与他一样心如止水的萧劲草。

  要同时对抗十二名忍者,仅有手中的这条黄龙显然不够。

  他需要更多更强的龙气!

  凌随风横扫一眼四周,除了花园内一条不大的土龙之外,他似乎别无选择。

  “妈蛋,岛国人都那么不注重风水么?”

  时间分秒流逝,风暴越聚越拢,眼看就要杀将过来。

  凌随风再顾不得许多,他眉心上一抖,便将那土龙接引过来,与手上这条黄龙聚合为一条。

  “这道混合龙气,怎么也能抵挡片刻吧。”

  他将那混合龙气化作一个护体气罩,二话不说就驭龙而起,直向头顶黑云的中心而去。

  “他这是要干什么?”樱木彰吃惊道。

  樱木卿嘴角一抖,冷笑道:“他无非想突围逃走。哼哼,我看却只是去送死。”

  眼看凌随风冲顶至黑云之中,不入云中不知道,那黑云里却是杀机四伏,十二名忍者的刀风拳风凌厉无比,它们从四面八方同时打在气罩上,有如一个个连环的炸雷,震荡在山谷里久久不息。

  凌随风和萧劲草身在气罩中央,也难免被那连环的炸雷震得通体发麻,眼皮直跳。

  那气罩虽有两道龙气的加持,却奈何仍是难当十二股强大能量的合力围攻。不需片刻的工夫,凌随风便渐渐地感觉气罩已有些支持不住。

  忍者们也看出形势对自己越加有利,每一次攻击都有再入半寸的感觉。如此一来,他们越是杀心更烈,将围攻的频率再提升了一倍。

  四下的笑声也越加贪婪放浪,仿佛眼看就要将他二人一口吞噬一般。

  “随风,我看形势不太妙啊。怎么办?我们恐怕突不出去,就要葬身他们的手中。”萧劲草汗涔涔地说。

  “别怕小草,我自有办法。”

  凌随风其实早有计策,他冲天这一下,并不是想要突围出去,而是打算飞到高出,好借取更多更强的龙气。

  早在进入笠间小筑之前,他和智子就事先查探过周边的环境。雾真山的龙脉走向如何,龙气分布怎样,他早已烂熟于心。

  他甚至还在几处龙脉脉眼处,设下了好几个大大小小的风水阵,将隐匿未成形的龙气聚拢成龙,更将已显形的龙气能量强化。

  经过这一夜的积蓄,山谷四面的龙气几乎都已成形完毕,只等他随时取用!

  他飞升至高空放眼望去,丛林绿树之间,山涧小河之上,大大小小的龙气跃然现于视野之中,好一派群龙俯首的景象。

  他心中暗喜,只说了四个字:“时候到了――”

  “什么时候到了?”萧劲草两眼迷茫,全然不知所指。

  然而这时,凌随风已将自己的意念分神,每股意念向着一个方向发力,就见雾真山上突然风起云涌,顷刻间群龙如同沉睡中醒来,无不腾空而起,乱舞于山谷之中。

  接着,凌随风又将意念怒而一动,就见那龙群自四面山谷浩浩荡荡地穿飞过来,一头扎进黑云里面,翻江倒海地搅动起来。

  地上的人放眼望过头顶,只见黑云涌动得比先前更为猛烈,甚至突然变得闪电连连惊雷不息。还以为是忍者们的功力发挥到了极致,这才有了如此的天空异象。

  观者无不连声惊叹,快意呼号,欢呼雀跃地等着凌随风从黑云里跌下来。

  殊不知,那惊人的天象,其实是龙群在黑云中搅动的结果。

  那十二个忍者满以为已将凌随风团团困住,只等防护一破,那二人必然成为他们刀俎之下的怨鬼。谁知,他们自己却不知何时何故,竟反被无数无形的能量包围住。

  那些与神鬼同级的能量,其飞行速度远远快于忍者的移动速度,它们在忍者之间翻滚纠缠,很快就让忍者觉得无所适从,甚至已开始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移动!

  等到完全失去了自我控制的能力,他们终于不得不惊惶慌乱。

  那风暴里起初的冷笑声,顷刻之间竟变为满坑满谷的惊声嚎叫!

  只听凌随风大吼一声:“开!”

  “轰――隆隆!”犹如平地里一阵晴天霹雳,炸得地上的人无不两眼上翻,耳膜撕裂。

  那团遮蔽天空的黑云应声崩裂,好像被无数双手同时奋力撕扯,飞出十二个黑色的碎片,向着十二个方向飞出高墙,飞向百米之外的的山崖,坠入无情的谷底。

  声浪瞬间席卷了整个山谷,雾真山上顿时群鸦飞尽天外,走兽四处奔逃。满山满谷都回荡着不息的雷音,以及那十二个忍者声嘶力竭的呼号:

  “啊――!”

  不等声浪平息,凌随风便将龙群合成一道七彩霞光。

  而他则怀抱萧劲草,驾着那道七彩霞光飘然落地。

  平地上惊魂未定的人们,早已俯首在地,个个面如死灰。

  凌随风微茫的眼光俯视众人,从容凛然地问道:“那十二个忍者,我暂且给他们留个全尸――怎么样,你们还要再打么?樱魂山若是不服气的话,我还可以继续奉陪。”

  樱木彰父子木然孤立于当中,用惊恐而难以置信的眼光,目送凌随风和萧劲草迈向大门之外。

  二人迈出了门外,才听那父子二人在身后的对话:

  “父亲,就让他这么走了?”

  “不然呢?你能挡得住他么?”

  “我们樱魂山还有高手如云,大不了把他们全部出动!”

  “不,全部出动也未必能赢得了。他凌随风……这名华夏神相师啊……”

  此时,斜阳向晚,一缕残阳的余晖穿过林间,打在几片树叶之上,那叶片像是暗暗一惊,从枝梢挣脱,翩然落入那遍地的金黄……

  

章节目录

都市风流神相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为何有雨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为何有雨并收藏都市风流神相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