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杀……杀了我!”东门二跪在地上看着陆一航哀求道,陆一航眼神里闪过一抹凌厉,右手提着角牙猛地刺入东门二小腹里,一刀接着一刀。

  “这一刀是陆秦的,这一刀是天医阁的。这一刀是你杀的人的。”陆一航连续捅了三刀,角牙威力很大,东门二本来就受重伤了,根本扛不住,两三下就被捅翻在地。

  鲜血染了陆一航一身,显得格外狰狞,不过陆一航不在乎,对付这么一个邪魔根本不需要讲什么道义。

  “他已经死了!”陆一航还想着继续捅他刀子被陆源抓住了手,陆一航看了父亲一眼终于放下了手,沉声道:“老爸,还有两个邪魔!”

  “其中一个被封印在南极冰山里,这么多年了应该已经挂了,只剩下南门四了。”陆源解释道。

  说起南门四,陆一航脸色变得异常难看,冷冷的说道:“我要禽兽杀死南门四!”

  “行,南门四其实也在这里,我能感受到他的气息。”陆源轻声道。陆一航的瞳孔猛地一瞪,变成了血红色,冷道:“老爸,带我过去吧。”

  “没问题!”陆源大概辨别一下方向,领着陆一航离开了。南门四其实不是距离特别远,东门二能找到天医阁就是因为南门四。

  南门四知道天医阁里有陆秦所以没敢上,所以才会让兄长前去,至于他为什么能知道天医阁位置,这还得从头说起。

  南湘市一处郊外庄园,外面除了特别幽静并没有什么奇特地方,只不过要是有人能进去就会发现,地面上躺满了尸体,这家庄园主人全部被杀。

  “好重的煞气!”陆源和陆一航来到这里后眉头紧锁,沉思片刻后道:“这南门四比东门二更疯狂,喜欢屠戮,连普通人都不放过。”

  “他该死!”陆一航鼻子灵敏自然闻到了里面血腥气味,脸色更难看。

  陆源和陆一航从侧门闯入,走入庄园,发现满地尸体二人脸色都不好看,庄园里有一座三层的欧式圆形建筑,一路行走地上都躺着尸体,有的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显然是仆人,有的穿的光鲜亮丽是这座庄园的主人。

  “这边!”陆源领着路,二人来到一个豪华房间外,门前有十名身材凹凸有致的美女被绑在地上,这十人身上都只穿着内衣,她们嘴巴里被绑着布条,惊慌失措的看着陆一航。

  “咚咚咚!”陆源忽视了这十人,来到房间前,这十名女子发现陆源动作后不住的往后退,眼神里充满恐惧,仿佛房间里藏着怪物。

  “哟,老哥你回来了?我跟你说,这妖精好诱人呀!”南门四说着话打开了房门,可是门口站的哪是东门二,他突然发现是陆源脸色大变,尖叫道:“陆源?怎么会是你!”

  “嘿嘿,你好像很害怕我!”陆源面带笑容的说道,南门四后退了三四步,他身体在颤抖,看着陆源张大了嘴巴说不出一句话。

  陆一航走入房间里,发现在房间的正中间位置一张大床上,黄色麻绳绑着一个身姿曼妙的大美人,她那摄人魂魄的眸子流着眼泪,身上雪白肌肤里许多赤红色鞭痕,显然吃了不少的苦头。

  陆一航愣了一下,这人居然是如今的魔门圣王却萌,她怎么会沦落到这种地步。

  “陆……陆一航!”却萌看见陆一航后又惊又喜,大叫道:“快救我出来,这人是疯子!”

  “臭****,你敢说我是疯子?”南门四破口大骂道,“还让陆一航救你?别忘记,是谁告诉我天医阁的位置!”

  陆一航一怔,但是很快就明白了,怪不得东门二能找到天医阁,都是却萌的关系。陆一航脸色里闪烁出一丝杀气,他本来对却萌就没有好感,现在却萌间接性害死陆秦,他恨不得把却萌也杀了。

  南门四虽然在骂着却萌,但是眼神却在陆一航身上扫着,似乎在想些什么,只不过陆源瞪了他一眼,他便打消了动作,回来的是陆源而不是东门二,就证明东门二死了……连东门二都不是陆源对手,他敢动手就是找死。

  气氛陷入僵持时,陆源开口打破了气氛:“你这小妮子身上有一股魔门的味道,难道是魔门的什么人么?”

  魔门中人?陆一航没听懂父亲的话,转头看去,却萌解释道:“我是现任的魔门圣王,求求你们,带我走吧,我不想再被这混蛋折磨了。”

  “敢说我混蛋!老子先杀了你!”南门四顾不上这么多,猛地挥出手掌,空气里凝聚出一个黑色掌印,这一掌要是打中,却萌必死。

  “砰!”突然掌印碎掉了,陆源出现在却萌的前面,显然是他挡住了这一掌,南门四突然动了,急速冲向陆一航。

  这一切都是计谋,他故意借却萌吸引陆源注意力,准备先擒住陆一航。

  可是南门四失算了,他疾步冲向陆一航,准备抓住陆一航脖子,陆一航突然一挥手,直接施展天神杀,一道紫光弹出,匕首直接贯穿了南门四的手掌。

  南门四发出凄厉惨叫,后退一步难以置信的看着陆一航,他护体罡气居然挡不住陆一航这一击。

  “你该死!”陆一航只是说出这句话,身上猛然爆发出一股气流,南门四被这一股气震得后退了一步,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,他还没来得及反应,陆一航突然出现在他面前,他只看到一双冰冷的眼眸出现,紧接着脖子一麻。

  “噗!”南门四的脖子被割断,鲜血疯狂涌出,他捂住脖子喷出的血,惊恐的瞪着双眼,他居然挡不住这小子一击。

  “把罡气一次燃烧掉,施展最强一击。”陆源看明白陆一航刚才是怎么做到的,这么做太冒险,要是南门四避开了,可就麻烦大了。

  南门四死了,陆一航重重的呼出一口浊气,感觉心里的压力小了许多,为舅舅报仇了。

  陆一航看着窗外在想着事。

  “却萌,你说你是魔道圣王,那你有没看过魔门里的一些古籍?”陆源看向却萌。

  “有,只要你们放我走,你想知道什么都可以!”却萌忙点头道。陆一航突然回头看来,听着父亲在问关于左丘木玲的事,明白了过来。

  左丘木玲本来是魔道圣女,却萌要是看过里面的书籍肯定对左丘木玲事有所了解。

  果然却萌听完陆源的话后,点头道:“确实有一些描述,据说左丘木玲是天赋最高的魔道圣女,修为极高,只不过因为某些事离开了这里,去了一个异界!”

  “你知道她去了哪个异界吗?”陆源连忙问道,却萌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不清楚,只不过听说是跟她姐姐一块离开的,她姐姐的师傅去了天空异界!”

  “天空异界?”陆一航眼前一亮,根据这段时间的调查,母亲要么去了天空异界,要么就是去了星空异界。

  左丘木玲在天空异界的可能性很高,陆源脸上浮出喜悦的神色,点头道:“谢谢,你可以走了。”

  陆一航解开却萌身上绳索,却萌看着躺在地上南门四脸上还有一些惊恐,不过她没有理会南门四,转身就走了。

  “老爸,既然我们知道母亲去了天空异界,那我们就去找她吧。”陆一航突然有一个想法,那便是去找母亲。

  “我在这边还有许多事没完成!”陆源摇头苦笑,他突然想到什么,对陆一航说道:“你可以去呀!”

  “离开这个世界?”陆一航突然一怔,他真的可以离开么?

  “你想看见母亲么?”陆源突然开口问道,陆一航点了点头,他自然想看见母亲的愿望,可是他可以放下兴科财团么,他可以放下师蝶么?

  师蝶还好说,迟早能去异界,但是兴科财团的兄弟姐妹呢,自己可能再也不能跟他们见面了。

  “想得到一些事就必须失去,传说只要突破先天之境就能穿梭于两界之中,你待在这里,永远都无法突破。我建议你去天空异界,好好考虑吧!”陆源准备离开,陆一航看着他失落的背影,脸上浮现出一丝不忍,陆一航其实也很想知道母亲为什么要答应离开。

  “我去,父亲,带我去异界入口吧!”陆一航开口道,陆源猛地转过身,眼睛里充满了喜悦,连忙道:“好孩子,如果你过去,帮我带一件东西给她。”

  陆一航答应下来,陆源知道所有异界入口,这倒是省了陆一航不少的麻烦,陆一航在路上一直敲打着手机,他打了一条短信,群发给所有的亲朋好友,包括师蝶。

  异界入口在一座火山口,二人站在火山口上方,一股炽热的温度焚烧着两人皮肤,不过两人都不是普通人,所以没有受到伤害。

  陆一航拿出了手机,编辑了一条短信群发了出去。

  “我是陆一航,虽然这是一条群发的短信,但是却包含了我最真切的情感,我很想和大家面对面的解释,但是我怕那样的话我就提不起离开的勇气了,我将要去异界去寻找我的母亲,你们要照顾好自己,我爱你们!”

  紧接着关机了。

  陆一航看向陆源,问:“老爸,异界入口在什么地方?”

  “就在这下面,儿子呀,离开这里后,就不要再挂念这边的事,我相信你一定能突破,你在那边等着,我处理完这边事就会过去,到时候我们一家团聚!”陆源看着陆一航的眼神里有着一股不舍,才跟儿子相认没有多久,居然就要分离。

  “老爸,你在这边要照顾好自己,还有可以的话,帮我看好兴科财团以及天医阁,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那些兄弟!”陆一航眼眶湿润了,他跟陆源抱了一下,陆源眼睛也湿润了,道:“好了,你能看见你母亲是好事!别露出这样的脸色,我受不了!”

  “你跳下去,在进入一个黄色光圈的时候,鼓动罡气就可以进入,只有拥有罡气的人才可以进去。”陆源擦拭了一眼角解释道。

  陆一航点了点头:“老爸,我走了,我永远爱你!”

  说罢,陆一航纵身一跃跳下了火山口,炽热的风浪吹拂着他的脸颊,所有的回忆像是幻灯片一样在脑袋里闪过,陆一航的眼角湿润了,但是目光却是更加的坚定。

  陆一航终于看见光圈了,按照陆源说的做,当半边脸进入到光圈时,他的眼睛看见了那边的世界。

  那个世界跟这边一模一样,依旧是火山口,只不过在那个火山口里,站着一名火红长发的女子,她突然转过身来,露出绝美的容颜。

  “老爸也爱你!”

  陆一航一只看着陆源,另一只眼睛看着这一名女子,突然想到了画中一名女子肖像,眼神里猛地瞪大。

  陆一航反应了过来,马上将头转了回来,鼓足真气大喊:“老爸!妈妈在这里等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陆一航就彻底进入了异界。

  ……

  一个月后,陆一航和一位女子站在异界门口。

  “儿子,今天你就别等了,你姑姑还要让你去修炼呢,妈妈自己在这里等就行。”

  陆一航手拉着左丘木玲手说道:“妈,相信我,我爸一定听到了,他现在要处理好那边的事,我相信过不久他就回来的。”

  “呵呵,我相信他,要不然我也不会在门口等这么长时间,还有你能来我已经很幸福了,快去找你姑姑吧。”

  陆一航点了点头,往回走去,就在这时,传送口传来一阵能量波动,一个熟悉的身影传越了过来。

  “玲儿,我来了!”

  来的人正是陆一航的父亲陆源,一家三口喜极而泣,抱在了一起。

  

章节目录

妙手天医在都市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趣书缘只为原作者钱串子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钱串子并收藏妙手天医在都市最新章节